君尘

忘羡,曦澄,聂瑶,薛晓薛

【曦澄】心魔(一发完)

你们相信我我写的是曦澄是曦澄是曦澄!(尝试迷惑自己pei)真的是曦澄!

ooc照例还是有,我已经尽量表现师妹吃醋的样子了希望还能过得去。

好的就这些以下正文


《岁时百问》有言曰:“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清明将至,届时祭祖之人必不在少数,姑苏蓝氏亦不例外。蓝曦臣身为蓝氏宗主亦是蓝氏子弟自当主持整场祭祖,然而祭祖这般大事他却并未在场,不由叫人心生疑虑。

蓝启仁对外宣称蓝曦臣是闭关未出,这才不曾现身祭祖,可这说法显然不能叫众人信服。

“听说了么?蓝氏家主是生了心魔才闭关不出的。”

“听说了听说了,他们这些修士啊,看似风光,实则处处伴着危机呢!还不如我们这些平凡人家安稳度日来的好。”

“唉……真是可惜了。据说那心魔只能靠修士自己除,要是解不了心魔那修士可就毁了!”

“谁说不是呢,看来啊,我们就安安稳稳的活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身为话题中心的蓝曦臣此时在哪儿?

蓝曦臣此时确实是在闭关,那些人说的话没有半分错处,他确实是生了心魔。至于那心魔因何而生,蓝曦臣却愣是半个字都不提。分明就是一副宁愿助长那心魔的气焰,都不吐露实情的架势。他这态度,险些将有心要助他拔除心魔的蓝启仁气晕。

生了心魔后蓝曦臣就在寒室闭门不出,哪怕是蓝启仁他都不见。在寒室那些日子,心魔也未曾停歇,大有不折磨疯了他便不罢休的势头。

那心魔一瞬是金光瑶,控诉之言声声入耳,下一瞬又转成蓝启仁,斥责他大逆不道,有悖伦常,最常是的模样,还是他挂在心上的人。

他说:“蓝曦臣,枉你还是姑苏蓝氏的人,枉你泽芜君的名声,你心中就是如此龌龊不堪么!”

他说:“蓝曦臣,蓝宗主,真是想不到啊?!跟你弟弟相处久了也和他一样断了袖么?”

他说:“蓝曦臣,你真恶心。 ”

心魔既然叫心魔,自然知道如何能折磨蓝曦臣。转瞬间又换了副表情,好似方才那个厉言指责蓝曦臣的人不是他一般,凑到蓝曦臣耳边轻声道:“蓝曦臣,我这样,你喜不喜欢?”

蓝曦臣闭眼企图不去感受身边一切,然而只是徒劳。他的心魔,一字一句,一言一行,都是他心心念念的模样,或疾言厉色或蛊惑至极,其实都只是他心中龌龊不堪的念头罢了。

修行之人,最忌心魔。修行者滋生心魔,若不得解,必引火伤身,自取灭亡。

蓝曦臣就是这么个情况,他借口闭关掩盖心魔一事,却终究瞒不过去,还是叫蓝启仁发现蹊跷,让他看了出来。彼时蓝启仁仍在苦口婆心的劝蓝曦臣,希望他能说出一二有关那心魔的细节,可蓝曦臣却始终闭口不提,仿佛被心魔折磨的人不是他一样。

“曦臣,你明知越是隐瞒心魔便越难拔除,你这又是何必!”

“叔父,曦臣有分寸。”

“有分寸?曦臣,你不肯说就罢了,总不可能不知道一旦生了心魔,不管心智如何坚定,都有风险吧?曦臣,你为何偏要执意遮掩?”

蓝曦臣却不搭话,平生第一次目无尊长,平生第一次顶撞叔父,心中却并无悔意,不是真的目无尊长,而是有一个人值得他以这般行径对待。直至此刻,蓝曦臣才真正清楚他弟弟当日为何宁肯违背叔父意愿也要一意孤行的等着魏公子了。因为他此刻也体会到了,那种心情。纵然被心魔折磨,也比不过那人的一句话重要。

蓝启仁见蓝曦臣不搭话,拂袖转身离开了,再未说过一句话,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样子。

蓝曦臣离开寒室时正是清明祭祖那天,然而他并不是去祭祖,而是去寻一位旧友,为了了却一桩囿于心中多年的事罢了。

蓝曦臣伸手拂去碑上落灰,无奈般叹口气道:“阿瑶。”,而后在碑前将路边摊贩处买来的东西一一摆好,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于是干脆一句话不说。

蓝曦臣站在金光瑶的墓碑前,压制心魔就是为了赶在清明来,然而到了这儿,看到这一副荒凉景象,来之前想说的话却又都说不出了。于是他能做的,也就只是站在墓碑前,看燃着的香熄灭了最后一点火光罢了。

离开的时候却见到了本以为除了清谈会私下再见不到的人,那一瞬蓝曦臣的心魔险些压制不住。即便心魔猖狂的几乎要把蓝曦臣的意志混淆,蓝曦臣还是去打了招呼。

“江宗主怎么在此?”

“怎么,你在这儿我就不能在这儿么?蓝宗主好大的派头。”

“江宗主误会了,蓝某并无此意。只是这里……”

“这里怎么?你知道这里是哪难道我江澄就不知道了么!你也不妨好好想想,我究竟为什么来这!”

蓝曦臣骤闻江澄这话,突然明白江澄出现在这儿的原因。只是,既然是来祭拜,那为什么……金小宗主不在?

“是蓝某疏忽,望江宗主见谅。”

“见谅见谅,姑苏蓝氏宗主道歉这得是有多大的面子,我江澄可得好好尊着。”

蓝曦臣无奈的叹口气道:“江宗主,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江澄也在心里这么问他自己。可惜,得到的答案,也就只有心中那个龌龊的念头了。

江澄知道自己有心魔,也知道见了蓝曦臣他的心魔一定会更加猖獗,可听闻蓝曦臣蓝氏祭祖都没去他就觉得事情不对,再听到那些百姓的谈话,更是确定了心里的猜测。于是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赶到了这里,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就到这里呢?原因,他的心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其实心魔都用不上,他自己本身就很清楚原因,仅仅是不想承认而已。

贪念,妄念,怨念,执念,都是滋生心魔的缘由,而江澄是全占了个遍。个个皆因蓝曦臣而起。江澄不用细想也知道蓝曦臣必然是生了心魔,担忧的同时也被心魔所惑,他是因蓝曦臣生了心魔,可蓝曦臣又是因谁而生的心魔?

这个答案,早在观音庙那日不就已经心知肚明了么。无论是因谁而起,总不可能会是他江澄。

“江宗主……?”蓝曦臣见江澄许久没有回话,开口叫了他一声。

有了蓝曦臣这声唤,江澄才从心魔中抽身。闻言睨了一眼蓝曦臣,正看到他额间心魔一闪而逝。他这心魔…竟然没除么?

‘他有心魔与你何干?你既不是因由又不是他宗族之人,何必参与他的事?’

‘他来这儿是为了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么?他有心魔他自己会去解决,你又来这儿呷的哪门子的醋?’

‘他心心念念的不是你,你不是早就知道么?所以才来这儿等他不是么?江澄,你自欺欺人的本事越发强了。’

江澄耳边一直萦绕着心魔的声音,那声音是面前蓝曦臣的声音,那话却是字字句句戳心不已。

“我没事,蓝宗主,告辞。”

蓝曦臣努力压制的心魔仍是在江澄面前被勾起,直到江澄离开他才松了口气。那心魔仍在锲而不舍的折磨他。用他心里想的念的地模样,说着他最惧最怕的话。

‘看见了么蓝曦臣?看清楚他对你是个什么态度了么?他根本就不会心悦于你,你这龌龊的心思也只会让他恶心。’

‘听见他说了什么么?他离开前说的哪句话有一点客气?蓝曦臣,别痴心妄想了。’

那句话一经心魔说出,险些让蓝曦臣不顾雅正大声斥责。终归还是多年礼数拘着,这才没有真的做出那样不雅正的行径。

蓝曦臣离开了金光瑶的衣冠冢,心魔不弱反强。他也知晓个中缘由,毕竟见着了江澄。蓝曦臣忽然就觉得烦闷不已,或许是心魔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江澄并不算好的态度。

曹操有诗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希望真的是这样,蓝曦臣饮尽杯中酒的时候这么想到。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一杯过后就趴在桌上一副醉的不省人事的模样。江澄路过酒肆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蓝曦臣,这不是巧合,而是蓝曦臣那身蓝氏校服实在显眼,江澄想看不见都不行。

江澄是非常想当做看不见蓝曦臣让他在那儿自生自灭的,然而还是挨不过心里的念想。于是江澄认命似的替蓝曦臣结了账,扶着他走到了最近的客栈里歇着。把蓝曦臣放下还顺便给他收拾了之后,江澄原本打算转头就走的,最后还是因为私心多站了一会。

临走的时候就被蓝曦臣拽住了袖子,江澄现在简直想拍死之前那个决定留一会儿的自己。

“蓝宗主,既然醒了便放开江某,江某还有事,恕不奉陪。”江澄冷哼一声,伸手掰开蓝曦臣紧攥着他袖子的手,迅速的把手抽出,转身迈步往门外走。岂料一个不稳险些栽倒,回头一看,果然蓝曦臣早就起来又拽住他衣服了。

“蓝宗主,是江某话说的不明白还是蓝宗主不懂?”

蓝曦臣看了一会儿江澄的脸色,忽然开口道:“阿澄!!!”语气之铿锵有力险些让江澄怀疑面前的蓝曦臣被谁夺舍了。

“我心悦你!!!”江澄满脸诧异的听蓝曦臣说出这句话,看了看他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偏偏这个时候心魔又不消停,一直在他耳边重复着这句话。江澄一个没忍住大喊了一声:“够了!”

谁知蓝曦臣听完他这话反应特别大,不仅松开了他的袖子,还一脸颓然的走到了椅子边坐下。江澄忽略心魔的声音,然后注意到了蓝曦臣的动作。

“真是一个两个都不省心。”江澄走到蓝曦臣面前站定,低头看了一眼蓝曦臣。

“蓝曦臣。”江澄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问一问蓝曦臣。“我问你,你方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

“那好。你可得给我记好了。”做决定的那一刻仿佛折磨江澄多年的心魔就那么烟消云散了,连江澄自己都不觉得原来拔除心魔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也不过就是,得偿所愿罢了。

江澄俯身在蓝曦臣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立马站起身来继续道:“我江澄,同意了。”

然后江澄就看着蓝曦臣呆楞在那儿,片刻后偏头问他:“那阿澄可要说话算数。”蓝曦臣面上带着常有的温润笑意,哪还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蓝曦臣!你!你根本就没喝醉?!”

“这阿澄可就冤枉我了,我确实醉了,不过是醒的时候刚好看到阿澄做了什么听到阿澄说了什么而已。”

“好你个蓝曦臣!!你!”眼见江澄拔出紫电就要往蓝曦臣身上打,蓝曦臣却是躲都不躲硬生生挨了这鞭。

“阿澄,心悦你是真的,并非谎言。打这一鞭,气可消了?”

江澄哼了一声收了紫电,从怀里拿出个药瓶扔给蓝曦臣道:“哝,拿去。”

蓝曦臣接过药瓶打开,又把药瓶递给江澄,一副‘你伤的我,你得负责’的样子。

江澄面没好气的拿过药瓶嘴里念叨:真是欠了你的。

蓝曦臣看着江澄给他上药的神情,明明一副不愿意的样子,手劲儿却轻的很,蓝曦臣就这么看着江澄痴痴的笑着。

“笑什么?”江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蓝曦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不爽的问道。

“没什么。”

达成交易!感觉把自己坑了。。。钥钥你得填坑啊。我会写的,真的。 @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忘羡】不老魔女和他收养的人类

给西风的生日贺文,卡了好久了终于写出来了。

人类叽×魔女羡

那什么标题的事儿咱忽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就这样。

说实话魔女这个设定真的很有意思!

西风啊,生日快乐啊,我终于赶出来了!!!!最终字数5200+!不要再要求我了,还有一个小小的事情没有写完,等写完了再放上去。啥也不说了,西风,生日快乐啊。 @暂别西风


魏无羡是个魔女,对,不会老的那种。经常有同为魔女的女性同胞问他,他一个男的怎么会是魔女,魏无羡也很无奈,他也不想啊,但谁让他生下来就是魔女呢,都已经这样了那他还能怎么办啊。于是女性魔女同胞们就跟他说老老实实的做个魔女就得了呗,然后,魏无羡非常不孚众望的,从人界拎来个小团子。

这事儿还得从十年一次的人界旅游…啊呸,人界审判开始说起。

人界审判听着酷了吧唧的,其实就是一堆魔女扎堆往人界跑,化成人类的样子做各种魏无羡不需要做也没必要做的事儿,特指她们拐带男性人类做的那档子事儿。魏无羡身为唯一的一个男魔女,好像就不需要做这件事。这大概是唯一可以让魏无羡接受这个身份的理由了。由于魏无羡并不需要做这件事,所以他完全没必要来人界。那么他来人界干嘛呢?要问魏无羡的话,他的回答一定是,太闷了出来放放风,顺带在人界找一找有趣的东西。

这一玩啊就让他看见有趣的了。

站在墙角那小团子浑身脏兮兮的,一看就是那种风餐露宿的小孩,这当然不是引起魏无羡兴趣的原因,这样的小孩他见得多了,不差他这一个。让魏无羡感兴趣的是,这个小团子,好像看见他手里的面包又不好意思要似的,目光时不时的往他手里瞥一眼,又生怕他发现赶快收回。魏无羡看着那小团子小心翼翼的不让他发现,笑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让他意外的是那个小团子居然只是看了一眼,没拿!

“给你的,你不要么?”魏无羡走到小团子身前蹲下,把手里的面包递到那别扭的小团子眼前。

“……”小团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魏无羡这才注意到这小团子的眼睛颜色居然比普通人淡。

小团子没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就仿佛在说“不要”一样。然而,非常煞风景的,小团子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响了。听到这个声音的小团子低下头不再看魏无羡,看似没什么反应,但魏无羡却看见这小团子耳朵红了。嘿,还会害羞!有意思有意思!

“真是给你的,你要还是不要?”魏无羡很给面子的没有捧腹大笑,仍旧蹲在他身前问道。

“…我……”魏无羡看他张嘴,眼疾手快的把面包塞进他嘴里,看着小团子瞪大的眼睛,放声大笑。

“哝,你可是把它吃到嘴里了,我可不会要了。你要是不吃呢,就把它扔了。反正它现在在你嘴里,怎么处置也是看你。”

小团子看了一眼魏无羡,又看了看嘴里的面包,仿佛下定了决心,一口一口吃完了面包。魏无羡看着那小团子吃面包,总有一种想欺负他的感觉。

魏无羡向来是个想什么做什么的主儿,想要欺负小团子立马就实践了,朝着小团子伸出了罪恶的双手,捏了捏他的脸。唔…手感不错。

小团子猝不及防被魏无羡捏了脸,“啪”的一声打在魏无羡手上,看来是想把他的手打掉,只可惜力气不够,这个力度也就只能让魏无羡感觉到痒而已。小团子知道自己打不过魏无羡,耳朵憋的通红,好像是气的。

魏无羡看那小团子有趣的反应哈哈大笑,松开了罪恶的手。笑够了又伸出手把小团子抱在怀里,问他:“唉,你要不要跟我走?起码你不会像现在这样。”

要说魏无羡为什么会问这么个问题,其实魏无羡想的很简单,这个小团子很有意思,非常适合带回去消(tiao)磨(xi)时(tiao)间(xi)。至于问他愿不愿意,随便问问的,反正他也反抗不了。

“你好好想想,要不要跟我走?”小团子自从他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就一直盯着他,也不知道想好没想好。

“……好。我跟你走。”于是小团子就被魏无羡拐走了,嗯……是小团子自愿跟魏无羡跑了的。

“唉,你有名字么?没有的话我给你起一个啊?嗯……叫什么好呢…”说着,抬头看了看天,湛蓝湛蓝的,不如就……“蓝湛!就叫你蓝湛了怎么样?”

“忘机。”小团子看都没看他,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啊?”

“我叫蓝忘机。”

“哦……蓝湛也不错嘛!你说是不是啊蓝湛?”

“随你吧。”蓝小团子并不想跟这个人多交谈,这个人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蓝小团子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蓝小团子就这么被魏无羡拐回去了。然后,毫不意外的,带着蓝湛回去的魏无羡被集体训了一顿。领头的训他的就是温情了。

“魏无羡!!!你说你是怎么想的!领这么个孩子回来你照顾啊??!你说说,你能养好孩子么?还是说你还没长记性?!你因为什么不能用魔法你还不知道么!”

魏无羡沉默的听着,少见的没有嘻嘻哈哈应付几句了事。

确实,魔女是会用魔法的。他本来也是会的,但那也只是以前了。从他掉过那滴眼泪起,他的魔法就再没起效过。

人类都说魔女是没有心,没有感情的,可身为魔女的她们却并不无情。她们仅仅是不敢付出真心而已,因为一旦付出了,她们就再难收回了,魔女天生就能看懂繁复的伦文字,因此能够学会魔法。看似强大的他们,却是不能掉眼泪的,因为只要她们掉了眼泪,她们的魔法就会失效。所以她们不敢付出真心,错付真心的后果不是她们承受的了的。

“温情,你说的我都知道。我有分寸。”

魏无羡出屋的时候看见蓝忘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魏无羡大步走近,叫了他一声,蓝忘机听见喊声,抬起头看了一眼魏无羡,仍旧站在原地等魏无羡过来。

“蓝湛,等我呢?”

“……嗯。”

魏无羡突然就觉得有个人等着他真是不错,看来把蓝湛带回来是带对了。

“蓝湛啊,你说你怎么从来不叫我?”魏无羡终于意识到从蓝湛被他带来到现在蓝湛一次也没叫过他!一次都没叫过!!!于是在蓝湛低头看魏无羡不知道哪儿收集来的书的时候,凑过去抽走了蓝忘机手上的书。

“你没告诉过我。”魏无羡仔细想了想,发现好像还真是。

“我没告诉你我叫什么你可以叫我别的啊,蓝湛,来,叫声哥哥我听听?”

蓝忘机睨了他一眼,伸手去拿魏无羡手里那本书,奈何魏无羡仗着身高优势把书举到蓝忘机够不到的位置。

“蓝湛蓝湛,叫声哥哥,我就把书给你怎么样?”魏无羡得意洋洋的晃了晃手中的书,又举高了些。

蓝忘机抬头看了一眼魏无羡手里的书,确认自己的确够不到,然后去书架上拿了另一本坐回去继续看。

魏无羡继续抽走,蓝忘机就再去拿。就这么重复了几次之后蓝忘机也不打算再去拿了。

“蓝湛啊,你就叫我一声哥哥嘛,叫了也不会怎么样是不是?叫我声哥哥来听听啊?”

“…哥哥。”蓝忘机的声音不大,但魏无羡听见了。

“蓝湛蓝湛,再叫一声,再叫一声好不好啊?”

蓝忘机却不再理他,拿过魏无羡放在桌子上的书默默的看了起来。

“蓝湛,记好了,我叫魏无羡。”魏无羡难得正经了一回,在离开之前告诉了蓝忘机他的名字。

魏无羡离开之后回了自己的屋子扑在床上望天,上次……告诉人类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时候?真是很久远的事了。他们…都已经死了啊……

“蓝湛?你怎么过来了?”魏无羡正打算开坛酒喝,就看见蓝忘机走进来。他到也不在意蓝忘机,顺手开了坛酒就开始喝。

蓝忘机本来是察觉到魏无羡情绪不对跟过来看看,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魏无羡。蓝忘机莫名的觉得这样的魏无羡让他心疼,让他很想承担魏无羡的痛苦。

“你心情不好?”蓝忘机走到魏无羡旁边坐下,明明还是个小孩子,表情却严肃的不得了。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表情,非常不厚道的笑出声。

“魏无羡,回答我。”

“蓝湛,陪我喝喝酒吧,我给你讲个故事。”魏无羡倒了杯酒递给蓝忘机,蓝忘机想也没想就喝了。

然后他就趴桌子上睡了。

魏无羡看的愣住了,感情蓝湛是个一杯倒啊?魏无羡伸手戳了戳蓝湛的脸,没反应。又戳了戳,还是没反应。然后魏无羡十分无奈的抱起蓝忘机把他送回他自己的屋子,魏无羡刚把蓝忘机放他床上,蓝忘机就睁眼了。巧合的不止一点点,要不是知道蓝湛不是这性格,魏无羡都要怀疑蓝湛是不是在他怀里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蓝湛,醒了?”

“嗯。”

“那个……也不早了,你就睡吧啊,我回去了。”说完起身就要走,刚走一步就发现自己袖子被蓝忘机拽着呢,魏无羡伸手掰开蓝忘机的小爪子准备回去继续喝酒,谁知道蓝忘机的小爪子趁他不注意又扒上来了。

“蓝湛,你要干嘛?”

蓝忘机张嘴像是说了什么,可魏无羡没听清,于是凑到蓝忘机嘴边听他说了两个字:别走。魏无羡觉着蓝湛这怎么像是醉了呢,要按平时蓝湛会说这话就奇了怪了。于是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床边握着蓝忘机的手,哄着他道:“好好好,不走不走。”

“蓝湛,你看这也不早了,你不睡觉么?”

“好。”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还在想什么好?怎么就好了?然后他就看见蓝忘机躺床上闭着眼,明显是要睡觉的样子。魏无羡这才明白过来,合着蓝湛说得好是在回答他说的话啊。

魏无羡看蓝忘机没反应,以为他已经睡着了,轻轻地松开握着蓝湛的手打算回去喝酒,刚站起来手就被蓝忘机的小爪子握住了,魏无羡吓得赶紧转身,发现蓝湛正盯着他,眼都不眨一下的那种。在蓝忘机的目光下,魏无羡有种心虚的感觉。

“蓝,蓝湛啊……嗯?!”魏无羡正打算说什么,蓝忘机就突然凑到他面前,离得特别近的那种。

“你不开心。”蓝忘机伸手碰了一下魏无羡的眉心,开口说了一句。然后他凑到魏无羡眉心的地方亲了一下,又飞快的退了回去。

魏无羡可以说是被蓝忘机这一串动作吓到话都说不利索了,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让蓝湛早点睡的话就跑回自己屋里去了。

回到屋里的魏无羡疯狂的灌酒,仿佛是为了抚平心中即将发芽的什么东西。喝了几坛之后魏无羡伸手放在自己心口处,那颗心,从失去魔法的那一天起,就再没如此激烈的跳动过。

接下来的很多年魏无羡都在有意无意的躲着蓝忘机,甚至有过要把他送走的念头。这让蓝忘机非常不解,他似乎没做过什么让魏无羡不高兴的事,魏无羡这是怎么了?蓝忘机实在无法理解魔女的心思,但是魏无羡并没有把那些想法付诸实践,他也就没去问。

但他偏偏知道了那件事,那件魔女们都知道的事。至于是从谁那儿听说的,蓝忘机现在也没那个心思去管,他现在只想找魏无羡问清楚。

“啊,蓝湛,你怎么来了?”魏无羡朝着蓝忘机笑了笑,和当初他第一次见的笑一模一样。

“魏婴。”蓝忘机叫了一声这个名字,他清楚的看见魏无羡的笑僵了,看来他知道的没错。魏无羡,不,魏婴,他的确……

“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魏无羡刚刚还挂在脸上的笑这一刻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又或者是什么更深刻的情绪。

“没有谁,是我自己。”相比之下蓝忘机看起来就平静的多。

魏无羡没有接话,少见的沉默了。蓝忘机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留给魏无羡足够的时间冷静。

魏无羡除了一开始有很大的的情绪波动外,并没有过多的反应。而现在他看起来格外的冷静,至少他现在还有空感慨时间。好像不久之前,蓝湛还是个小团子呢。

为什么会对蓝湛知道这件事有这么大反应呢?他想,大概是蓝湛对他来说太特殊了吧。所以才不想让蓝湛知道,所以才费尽心思瞒着蓝湛。

魏无羡很久以前就发现他对蓝湛的态度不同于其他人,所以他开始躲着蓝湛,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

“蓝湛……”

“…魏婴,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

“为什么瞒着我?”

“没有为什么。蓝湛,这件事,你知道了能怎么样么?”

“我以为,你至少会告诉我,魏婴。”

“蓝湛,我没有非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理由不是么?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是你自己听说的还是谁有意告诉你的,都不重要了。蓝湛,明天,就是下一个十年了,我送你回去吧。”

蓝忘机听魏无羡说完,瞳孔微缩,像是不敢相信魏无羡说的话。蓝忘机走到魏无羡面前,扯了扯他的袖子,又伸出手碰了碰魏无羡的手,魏无羡没有反应,却也任由蓝忘机动作。

魏无羡就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无论蓝忘机做什么都没有再看他一眼,最后蓝忘机说了句好就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矛盾永远都是蓝忘机先认输,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蓝忘机先向魏无羡妥协,这次也一样。

蓝忘机回了屋子,打开一坛酒就开始喝,这时候也不管他能不能喝酒的事了。魏无羡从别人那儿要来的酒他的屋子放不下了,放在他屋子里,他随处一找就能有很多坛,看来今晚不会过得太艰难了。

魏无羡本来是担心蓝忘机才过来看看的,没想到看到蓝忘机趴在桌子上睡觉,旁边还有一坛开了封的酒。不用想也知道,这一片狼藉是谁干的。

魏无羡走过去揽着蓝忘机,想把他放床上,没想到刚碰到蓝忘机的腰蓝忘机就醒了,然后顺手把他搂在怀里。

“蓝,蓝湛?你,你松开……”

蓝忘机抱着他,摇了摇头,看起来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想法。

“蓝湛,松开。”

“不回去。”

“啊?好好,不回去不回去。你先松开我行不行?”蓝忘机突然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让魏无羡十分懵,想到之前的事就明白了。

蓝忘机以为魏无羡被他抱疼了,松了松手,但还是抱着魏无羡。

“蓝湛,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

“不说你就走。”魏无羡难得遇上喝醉了的蓝忘机,而喝醉了的蓝忘机又非常听他的话,现在不问这件事还等什么时候问。

“书上写的。”

“谁给你的书?”

蓝忘机不说话,但那双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魏无羡。

“我给你的?”

蓝忘机非常配合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脑子转了个弯,然后觉得应该是他之前塞给蓝湛的书里夹带的记载,结果就被蓝湛看去了。魏无羡叹了口气,认了,被发现了就被发现了吧。

“蓝湛,为什么不想离开?”

蓝忘机沉默,魏无羡被他抱着却能清楚的看见蓝忘机的整个耳朵都红了。这,这反应,蓝,蓝湛他,他,不会……

“蓝湛,你看着我,然后告诉我,为什么不想离开?”魏无羡正视蓝忘机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有你。”

蓝忘机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魏无羡知道他这是真睡了,蓝湛这人,小时候喝醉了就先睡后醉的,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魏无羡费了点劲把蓝忘机送到床上,感慨了一下这才没几年蓝湛就长得比他高了。然后坐在蓝忘机床边,等了一会儿,确定蓝忘机不会再突然中途醒来之后,魏无羡低下头,轻轻的,在蓝忘机的唇上亲了一下。

【曦澄】巧克力

ooc无法避免,还有我来不及了晚了几分钟。。。没事不重要了。

@远山. 我找你找半天!!!好了我做到了!!!说好的3000+!


“喂,阿澄?我有事与你说……”蓝曦臣刚要开口说话,却被电话对面的江澄急急打断。

“蓝曦臣,你等等,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听你说话,等我忙完你再打给我,我先挂了。”蓝曦臣还没来得及说他要说的,耳边就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电话的忙音。

蓝曦臣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风衣口袋,转身重新面对商品柜里琳琅满目的巧克力,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先生?先生?请问您是要给您女朋友挑选巧克力么?”售货员好心的出声询问,这么帅的男士居然还亲自给女朋友挑情人节的巧克力,真是不要太贴心啊!

蓝曦臣抬头看着售货员,笑了笑,道:“算是吧。只是……他似乎不太爱吃这些东西。”

“不会的,先生。您这么悉心准备,就算对方再不爱吃,恐怕也会喜欢的呢。”

“真是这样便好了。”蓝曦臣垂眸低喃,对于江澄挂他电话这件事早就成了习惯,与其说是习惯江澄挂他电话,不如说是习惯他们打电话从没超过两分钟。他们更多的交谈都是当面的,但这次,蓝曦臣想给江澄一个惊喜,由于平时江澄不怎么吃这类东西,以至于蓝曦臣无法决定江澄喜欢哪种口味的巧克力,实在是选才不出来才给江澄打了个电话。虽然结果是不出预料的被挂了电话,但难免有几分心意不被接受的低落。

“先生,您看这款怎么样?这款甜度不是很大,不会很腻,口感也很不错,女孩子都会喜欢的。”蓝曦臣看了一眼售货员放在柜台上的被做成心形的巧克力,有些犹豫。阿澄他……不喜甜食,若是买来,他会喜欢么?不如……问问无羡?

蓝曦臣正想着给魏无羡打个电话问问江澄比较喜欢的甜食口味,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刚巧是魏无羡打来的。

“喂,无羡,有什么事么?”

“啊,是这样的蓝大哥,那个……今天不是情人节么,我就打算给蓝湛送个巧克力,可是我平时也没见他喜欢吃哪种口味的,就来问问你,你们两个不是兄弟嘛口味应该差不多吧,所以蓝大哥,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巧克力?”蓝曦臣想了想,按他弟弟的行为方式来看,应当是无羡送给他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无羡,其实你要是送忘机的话,只需送你想送的便是,忘机定然不会拒绝的。”

“蓝大哥,可我问的是你喜欢吃的口味啊……”

“无羡你不是要送忘机么,问我的口味做什么?对了,无羡,你知道阿澄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巧克力么?”

魏无羡被蓝曦臣那个问题问的吓得以为暴露了,连忙回答他下一个问题。
“师妹啊……他的话估计只要不是太甜的都可以。”

“这样的话,那就多谢无羡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转头买了那个之前售货员推荐的巧克力就走了。

而那边被挂了电话的魏无羡心虚的拍了拍胸口,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定了定神又后给江澄打了个电话。

“喂,师妹?”

“魏无羡!!!!!你再给我叫声师妹试试?信不信我溜菲菲茉莉小爱到你家门口!”

“嗳嗳嗳嗳,可别。你说的事儿我去问蓝大哥了,但他没跟我说。不过我看他那个意思,估计你买个多难吃的回去他都能笑着给你吃光了。”

“得得得,就知道你靠不住!你过来,跟我一起挑!”江澄皱着眉把电话挂了,同样的看着巧克力为难。

魏无羡秉持着不作死不会死的原则先给蓝曦臣打了个电话把江澄给买了,然后动身去了江澄所在的巧克力店。

“先生,您已经挑了三个半小时了,请问,您……挑好了么?”江澄挑眉送了个眼神出去,售货员顿时被那眼神镇住,不再说话。

江澄这个人,要按魏无羡的话来说就是傲娇。行为方式乃至说话谈吐都别扭得很,想要什么从来都不会明说,也就是跟他相处多了的人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而他在还没被掰弯的时候整个人的思维也是直男癌的不得了,喜欢要花个几天的时间才能反应过来,讨厌也是不假辞色的在脸上表现的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被魏无羡提醒了今天是情人节,江澄这个从来没过过情人节的人也不会想到给蓝曦臣买巧克力这种事。结果到了巧克力店才发现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蓝曦臣喜欢什么口味的,反倒是蓝曦臣,把他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江澄想要问蓝曦臣,却在蓝曦臣打来电话时怕他发现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本来想要问的话也没问出口,只能靠魏无羡旁敲侧击的去问,却也没得到想要的答案。

“先生,如果您无法决定选哪款的话,本店有为客人提供自制巧克力的厨房,您……”江澄正想蓝曦臣的事,听到售货员的话转身问了一句在哪儿,然后他就被售货员贴心的带到了厨房,江澄四处看了看,器具可以说是非常充分了,然而江澄却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刚才那个店员临走前说什么来着?加热……还有什么?

可怜江澄这个没下过厨的,完全不知道刚才那个店员嘱咐的注意事项有什么用,只知道按步骤来,然后……魏无羡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江澄拿着铲子,看着糊在锅里的巧克力发呆的场面,可以说是非常壮烈了。

“魏无羡?你来的正好,把这锅里的巧克力帮我铲出来。顺便希希这锅。”江澄把铲子递给魏无羡,准备撤离这个他不熟悉的地方。

“我说师妹啊……你为什么不隔水融化巧克力?店员难道没有告诉你么?”
江澄撇了魏无羡一眼,没搭话,店员确实说了,但是他不知道隔水有什么用,就直接放锅里融了。江澄实在不想说,于是去旁边切坚果去了。魏无羡费了好大劲才把锅清理干净,谁知道江澄那儿又出事儿了。

“哎哎哎,师妹,坚果不是这么切的!!!你快放手!!!!”江澄放下手里的刀,走到魏无羡身边拿过他刚清理干净的锅,融化巧克力去了。

做完巧克力之后江澄费了不少劲打好装饰,然后问了魏无羡一句:“你怎么这么清楚?”江澄可没忘了当初那盘被魏无羡祸害了的菜是个什么样子,简直就是惨案!魏无羡当时恨不得把整瓶的辣椒面都放进去,明显不知道怎么做饭,怎么可能突然就会了。

“那当然是因为我天赋异禀……咳咳。…蓝二哥哥教的。”魏无羡被江澄看的发毛,老老实实说了实话。

江澄对于发小出柜这事儿其实还是挺反感的,虽然他自己也被影响了,但一想到自己发小出柜他心里还是有点膈应。不过现在比之前好很多,最起码没有说话带刺让人不舒服。

江澄看了眼手里那盒包装的可以说是非常不专业的巧克力,心里有点忐忑,拿着盒子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也不知道蓝曦臣会不会喜欢。推门进去的时候,照例看见蓝曦臣在厨房做饭,江澄打算把那盒巧克力放茶几上,走过去的时候正巧看见蓝曦臣买的那盒,江澄看了一会儿,好像明白了蓝曦臣为什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阿澄?”蓝曦臣从厨房出来,就看到江澄站在茶几前,看着他买的那盒巧克力,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到茶几前拿起那盒巧克力打开递给了江澄,说道:“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去问了一下无羡,要尝尝么?”

江澄接过吃了,把自己那盒递给蓝曦臣,道:“顺手买的。”

蓝曦臣看了看江澄,又看到他手里那盒包装的不算好看的巧克力,想起无羡打来电话说江澄去给他挑巧克力,就知道了这盒巧克力是江澄做的,笑着接过,打开包装吃了一口。嘴里蔓延着巧克力微苦的味道,但蓝曦臣却觉得嘴里这颗巧克力是他吃过最好吃的。

“不好吃?”江澄看蓝曦臣半天没有反应,以为他做的巧克力不好吃,问了一句。

“不,阿澄。它很好吃。”

“蓝曦臣,你……”蓝曦臣自然知道江澄要问他什么,干脆就直接交代了。
“阿澄,给你打电话确实是为了问你的口味,所以…我买的这盒可合阿澄的口味?”

“马马虎虎。”江澄哼了一声,夸蓝曦臣的话是说不出口了,反正蓝曦臣也知道,干脆就不再评判。

“是么……阿澄这么说,那这盒巧克力还是扔了吧。既然不能让阿澄满意,那么它就没有意义了。”说完就拿着那盒巧克力往垃圾桶走。

“唉!”江澄喊了一声,蓝曦臣分明是故意的!就为了听他说好吃,至于么。蓝曦臣果然停住了,回头看着江澄,眼中溢满笑意,却不说话,仿佛只要江澄说一声不好吃他就立马扔掉那盒巧克力。

“……拿回来。”

“阿澄不喜欢,留着它做什么?”蓝曦臣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江澄。

“谁说我不喜欢!”江澄这句话简直可以说是喊出来的。

蓝曦臣听江澄说这话,转身走了回来,把那盒巧克力放在了茶几上,到江澄身边,手一伸便把江澄搂在了怀里。

“阿澄,我很开心。真的。”江澄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就老老实实被蓝曦臣抱着,不再动作。

“阿澄,谢谢你这么用心。我很喜欢你的巧克力。”蓝曦臣抱够了,松了松手,带着江澄一起坐在沙发上。

“谁用心了!说了我是顺手买的!!”

蓝曦臣看了一眼江澄,毫无预兆的凑过去,在江澄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阿澄说是顺手买的便是顺手买的。”

【忘羡】如果他们养了呱儿子(假的假的)

鸡仔生日快乐啦~ @莜茑 我是拿你家呱儿子来搞笑的,咳咳,还是很有诚意的!信我!!!!短的我没眼看。

羡羡:二哥哥你看我这只呱它跑出去什么都没带它干嘛去了?
汪叽:……
羡羡:诶,二哥哥你理理我啊,你说它干嘛去了,诶你家的呱也跑出去了啊,嗯它怎么就带东西了……
汪叽:……
羡羡:该不会是……二哥哥你家呱把我家的拐走了吧?嗯?
汪叽:不会。
羡羡:那我家呱不在家就算了你家的怎么也不在啊?
汪叽:巧合。
羡羡:真的么?真的不是你家呱把我家呱给拐跑了吧?
汪叽:嗯。

某叽内心:你都是我的了你家的自然也是我家的。

1、你的笔名是? 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来源啊?君尘的话……来自曹子健一句诗的首尾二字,“君若清路尘”。就是这么简单。
2、当写手多久了?
从原创开始算的话……大概有,我想想啊……嗯……五年了吧。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几万字是有的,原创之类。。。。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 现在呢?
开始是崇拜大神,现在……产粮!产粮!产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初一……吧,大概。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好蠢好蠢好蠢!怎么可能是我写的!这么狗血的东西!(然而事实就是)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忘羡!曦澄!聂瑶!薛晓/晓薛!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忘羡,曦澄,聂瑶,薛晓/晓薛。有啊,忘羡,薛晓有写。(然后他们说我是后妈……哼,我甜起来齁死你!)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没感觉……他们是好……不觉得……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衫尽太太!!!!晓薛写的特好!特喜欢!!还有很多我想不起来了太多了……
12、平时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吧。(毕竟我看书速度快……三小时一本那种)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没试过,不太会。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 更新频率如何?
效率低下,频率……看心情啊~
15、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听音乐算么?写什么cp听什么cp的歌(所以这才是你没写过聂瑶的原因?)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找我家责编大大商量~ @黎狸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忘羡,曦澄,薛晓薛同人!(咦,没有聂瑶的?)
18、当写手最开心的是什么?
收到各种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就在昨天!!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断更,会断很久……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只是……突然想找而已。”

“组cp么含光君?”
魏无羡打出这行字,删掉又重新打一遍,最后还是发出去了,人生第一次如此忐忑,这么说……他会同意么……
蓝忘机看着微博的已读等着魏无羡的回信,等了几分钟却迟迟没见回信,以为魏无羡不会回应,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挫败。放下手机却听见微博消息的震动,几乎是瞬间便拿起手机,打开微博,魏无羡与他的聊天上,那条回复明晃晃的在那里摆着,蓝忘机突然有些无措,手在键盘上敲击几下打字又删除重新打字,直到最后,他只发了一个字:好。
尚未公布的一篇忘羡啦啦啦~
21、写过h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正在写
22、坑品怎样?
emmm……猜~(我会告诉你么,哼!╭(╯^╰)╮)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 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
有过,想过,责编大大的鼓励啊,还有其他一些人的鼓励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文字质量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语言用词比之前好太多太多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圈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这个习惯,大改……一般自己改不出来啥,所以也就不改了
27、创作时最反感什么?
抄袭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希望不再透明(看起来……很遥远)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嘛……总是要写的,坑也是要填的(虽然没有这个自觉。)是吧责编大大~ @黎狸

两周年人物评————薛洋

人物评到洋洋为止了。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让人又爱又恨。他既可怜,亦可恨。
真是复杂啊。
第一次正式见到他,是在义城的一个小屋子里,他扮着他最希望活过来的道长的模样,在魏无羡一干人等面前,演了一出戏。一出,让人无法怀疑他的戏。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在他还是天真少年,那个喜欢吃甜食的少年的时候,被一个人戏耍之后,遭到了人生巨大的打击。他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啊!生生的被马车碾断了小手指!何其残忍!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生在市井长在市井,无赖形象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所以在他魏无羡面前,前一秒还在甜腻腻的说着客气话下一秒就能拔剑相向。所以在面对把他捉拿的道长,赤锋尊的大刀架在脖子上时,还能若无其事的对道长说着话。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在身受重伤不得不与道长一同相处之时,他却能保持冷静与道长相处几年之久。那几年里他大概是开心的吧,因为那是他从未经历过的美好的日子。是不是和小阿箐拌拌嘴吵吵架,到了夜晚再和道长一起夜猎,就这样几年也就这么过去了。他内里依旧是十恶不赦的薛洋,表现在外,却是修仙少年郎。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栎阳常氏灭门因他而起,义城尸患因他而起,屠了白雪观,毁了宋岚目。在人眼里是恶人的他,让人心中惧怕的他。
很可怕吧?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也有让人心疼的地方。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天真的只想吃甜食的孩子,在被人戏耍失了小指时,他恨。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傻。于是他变了,变成了夔州薛洋,人人惧怕的夔州混混薛洋。
当他在道长面前的时候,依旧是那个天真的少年,一个只想吃道长给的糖的孩子。他大抵是想过一直这样下去的。可,这种奢望也被打破了。
宋岚的到来,彻底打破了他的自欺欺人。他到底还是薛洋,还是世人无恶不作的混混。是以,他欺道长眼盲,借他之手,杀了宋岚。
可恨么?可怜么?
其实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啊,因为在他天真的时候没有人教导他该如何做,所以他偏激的灭了栎阳常氏满门只为栎阳常氏断了他的小指。所以他屠了白雪观只为晓星尘晓道长捉拿他。
这就是他啊,亲手逼死道长又不惜一切聚道长的魂的他啊。
这就是夔州薛洋,薛成美,兰陵金氏的客卿啊。

两周年人物评————蓝曦臣

从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这种感觉是什么呢?喜悦,亦或是忧愁?
喜忧参半吧。
第一眼见到他并没有怎么注意,当时是因为剧情正精彩,习惯性的略过认为不重要的地方,于是就将他忽略。现在想来,当时大概是傻了的,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忽略了呢。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温润儒雅,体贴他人。对于弟弟的心思,知之甚多,无异于读心。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被大家调侃的称为读弟机。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持箫裂冰,佩剑朔月,姑苏蓝氏单调的白色校服能被他穿出另一种风格。云纹抹额随风飘扬,一副白衣仙人洒脱自在的模样。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醉酒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说话铿锵有力的热血少年,说话自带三个叹号的少年。
很有趣吧?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有愁虑。
当结拜大哥清河聂氏,聂明玦,人人敬畏的赤锋尊,爆体而亡时,他是什么心情呢?
他的心思,我不甚了解,但,他大抵是悲伤的。毕竟是结拜的大哥,虽无血缘,却有情谊。总也是割舍不掉的。
当他知晓大哥身死的真相时,内心大抵是绝望的。一直以来信任的三弟,竟然是害了大哥的凶手。而他自己,也是害死大哥的助力。如果不是他教给金光瑶清心音,也就不会让金光瑶有机会混入乱魄抄,大哥也就不会死。他自责,他无助。甚至在确定真相的前一刻,还在坚定的认为,阿瑶是无辜的。
真傻啊。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亲手杀了金光瑶的时候,听到金光瑶那番话的时候,大概是心如死灰的。那是他信任了那么多年的义弟啊,那结拜的关系就那么破灭了。被他亲手,毁了。
他也不能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金光瑶亦不解释,这还有什么疑惑么?他还存着一丝金光瑶不会胡作非为的心思,没有杀他,可是,最后还是下手了啊。还是不能像以前那样相信他了,可是,他也觉得后悔了。
可笑吧?
可他还是很好啊,聂明玦身死之后清河聂氏每况愈下,是他出手相助。
金光瑶还是孟瑶之时,受人排挤遭人冷眼之时,是他与聂明玦出手相助。聂明玦拯救了孟瑶,蓝曦臣成就了金光瑶。
这就是他啊,经受大乱依旧温润儒雅的他啊。
这就是姑苏蓝氏,蓝涣蓝曦臣,人人称赞的泽芜尊啊。

两周年人物评————江澄

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人,脾气暴躁,不问是非。到底是什么生长境遇让这个人变成这样?
我不清楚。
首次见到他是在大梵山,他见到魏无羡修鬼道,便想杀了他。当时我就在想,究竟是多大的仇恨,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恨到连修同道的人都不放过?那样冷厉阴沉的一个人,魏无羡怎么就不闪不躲?我不明白魏无羡的愧疚是从哪里来,也不明白江澄的怨恨从何而来。当时我只知道,江澄不分是非黑白就欲将魏无羡除之后快,却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这么说或许不是很对,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了,骄矜自傲。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少时遇见魏无羡,由于魏无羡怕狗就要将自己养的狗送走,很不甘心。明明他才是江宗主江枫眠的儿子,明明他才是莲花坞的少主,他却要去让着一个家仆的儿子,就因为他的父亲,江枫眠江宗主,十分看中魏无羡。他大概是不甘心的,又或许是偏执的。偏执的认为只要没了魏无羡,一切就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在姑苏蓝氏求学之时,故作稳重的阻止魏无羡插科打诨惹怒蓝启仁。表面上是为了江家的面子,其实是为了魏无羡好啊。刚刚来姑苏便与蓝家结仇,魏无羡日后定然不好过。是以他虽然嘴上说着恶毒的话,私下却还是顾着魏无羡的。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在家族遭了灭顶之灾时,他一个人承受了多少苦痛?他一个人撑起了整个江家,背后的艰辛又有谁清楚呢?父亲母亲相继离他而去,就连仅剩的亲人阿姐,也因为魏无羡,而死!这便是他恨魏无羡的理由吧?对于害死他父母的温氏之人,魏无羡却照顾有加,甚至百般维护。他如何能不生气?那是他当做兄弟的人啊!不替他报仇便算了,还护着仇人!他何尝不心痛!所以在阿姐离他而去之后,他便恨透了魏无羡。
很可悲吧?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也后悔过。
当他知道他重新回来的金丹是从何处得来的时候,他的内心是什么样的呢?悲愤?大抵是这样的吧。那句话脱口而出,他大概是不甘心的。他觉得他不需要,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呢?他已经接受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
当温宁告诉他一切的真相时,他大抵是不愿相信的。不然也不会拿着随便每见一个人,便叫人拔剑了。那是魏无羡的佩剑,除了他无人拔得出,可,偏就是这样,他却能拔出。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真可悲啊。
可他还是很让人纠结啊。
在魏无羡脱离江家,对他说不必保他的时候,江澄大概是觉得难以置信的。那是他的兄弟啊,就这么离开了江家!说好的一辈子扶持他一辈子不背叛江家呢?真是可笑啊!
在魏无羡重生归来时,他能凭着魏无羡见到狗的神情确认他是魏无羡,这不也表示着他对魏无羡理解很深?就连蓝忘机,也是凭着一段除了魏无羡没人听过的曲子才认出的他。而他自己,却可以凭借神情来确定,真是熟悉到一定程度了啊。
这就是他啊,双亲俱失亲姐身死还能撑起整个江家的他啊。
这就是云梦江氏,江澄江晚吟,世人赞颂的三毒圣手啊!

两周年人物评————蓝忘机

从来没有这么心疼一个人,分不清是心疼还是心酸,大概二者皆有。
亦或更多。
头一次见他是在莫家庄,蓝家那群小辈见到他就如同见到救星般叫到:含光君。当他手执避尘,背琴忘机,风光霁月的救下了那些人时,我就在想,这个人这么冷漠,一定没有什么事能打动他吧。然而我错了,错的那么离谱。
真是造化弄人。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喜怒不形于色,哀乐不现于面。这世上也就唯他兄长一人知他所思所想。这世上也就仅有那一人,可撩动他七情六欲,他以为那人死了,于是便再无喜怒。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逢乱必出,斩妖伏魔,借此机会寻那一人,就这样坚持了十三年,从未停歇。每到一处,问灵一次,有着期待,失望而归。十三载,岁岁如此,不复当年悲喜。这大概便是哀莫大于心死。好在,他最终寻到了那个人。一如当年他同兄长所言,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饮酒先睡后醉,醉了与平常无异甚至比平常更严肃,但唯独遇到有关那个人的事,他的反应就不再正常,脱离一切变得幼稚。
很可爱对么?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被梦魇,缠了十三载。
当他受戒鞭出来时得知,那人身死的消息,他该多绝望?急匆匆赶到乱葬岗,却只有温苑一个孩子留下。世上再无他的一点消息,他有多绝望?
当他十三年间每一次问灵,每一次得到否定的答案时,他是个什么心情?悲伤,绝望,亦或,无助?他自责,距自己出来与他身死相差不过几日,他就这么生生的与他错过。所以当他再一次见到他时,他立即将他待会云深不知处。一如当年所言,带回去藏起来。
多傻啊。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真的找到了那个人的时候,那个自己找了十三年的人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又不能冷静了。怎么冷静呢?那是他寻了十三年的人啊!十三年了,他终于回来了,他终于舍得回来了。所以即使知道他是故意说那种话惹自己不快,心里还是有喜悦的。所以即使知道他只是为了逃离姑苏,还是忍不住想亲近他。
他也觉得很可笑啊,他死了,再也挽回不了了。于是他人生第一次喝酒了,他经历的他也要做,他有的他也要有。所以醒了之后身上多了一个烙印,温氏的烙印。他说那是好事,是好事么?不是的。对他自己来说,或许是的,但对他来说,只是为了记住他。只是,因为他。
真是傻透了啊。
可他还是很让人心疼啊,魏无羡身死十三年,他就痛苦了十三年。魏无羡留下的……他什么也没留下。只有回忆,不好的,好的,交织在一起。这样的日子更让人难以度过,十三年呐,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这就是他啊,经历绝望无助还依旧风光霁月的他啊。
这就是姑苏蓝氏,蓝湛蓝忘机,人人敬仰的含光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