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尘

忘羡,曦澄,聂瑶,薛晓薛

占tag致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曦澄第六了第六了啊!!!!!激动的想写文。文内容如图。天啦噜双向暗恋pa简直不要太爽啊!!!!设想一下泽芜君听了羡羡的话女装去找舅舅哇这个画面简直了。妈耶我好想写!!!有人想看嘛?

好的猫奴脑洞剧场开始了。

什么叫做完结前卡文卡到天昏地暗完结后脑洞一个一个的往外冒。

p6 p7 p8是p9那张里的猫图片。泽芜君金毛设定真的超可爱啊。然而我并不会写。放出来大家一起娱乐吧。

占tag致歉。

想看鲛人蓝大涎皮赖脸去舅舅家里住着让舅舅养他么?

蓝大是个鲛人,因为特殊时期(啥特殊时期具体我也不清楚,到时候还想不出来就随便编一个了)他就变成小孩子了,然后他弟弟蓝忘机当然没毛病的也是个鲛人,并且跟羡羡再一起√(莫名,忘羡总是在一起的设定)蓝大暗恋舅舅,对,就是暗恋,羡羡还凑巧知道了这件事(好的现在变明恋了),然后就有了前面蓝大涎皮赖脸去舅舅家里住的画面了(其实是羡羡塞给舅舅的),嗯,舅舅十分无奈的养了这么个小孩,然后某一天他发现他家小孩儿泡在浴缸里,emmmm有条鱼尾巴。江澄因此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心理阴影。没办法还得养啊,直到最后特殊时期过去了,舅舅在他家浴缸(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是浴缸)里看到了他家鲛人孩子变成鲛人并且该死的和蓝忘机那拐走他家发小的货长得死像死像的。于是舅舅就在:我是不是应该把这货扔出去。的想法里一天天的纠结。最后被蓝大给搞定咋搞定的?emmm就当他们日久生情吧。)了。

猫与猫奴(番外)

好的猫奴就这么完结了,嗯。至于我这边的番外什么的……也许等个猴年马月是可能还会有吧。

远山.:

      
偷偷吐槽一下总算等你们君尘太太完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把最后剩下的番外存稿发一下。


这段时间也是辛苦君尘太太了,假期不多还要忙着更新,摸摸。 @君尘




     夜晚,江澄已经睡了,蓝曦臣给他掖好被子,坐在床边发呆。
  
  确实,这样的事情令他震惊的很,他忽然想起,上次不小心喝醉的那会,好像看到了一个猫耳少年,怕不是那次就是阿澄变的,只是自己一点印象都没了。正想问一下,才想起人已经睡了。
  
  自家小祖宗头一次用这样的样子在自己面前安静的睡着,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份可爱,闭着眼睛看着也没这么傲娇了。蓝曦臣一直看着江澄的脸,胡乱想着什么。
  
  其实现在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很喜欢猫,也很喜欢这个给了自己一个大惊吓的少年,可能自己不光是所有猫都喜欢,对眼前的少年,感情是真的不一样。
  
  猫耳少年在自己面前翻了个身,轻声呢喃着:“蓝曦臣……”
  
  蓝曦臣听到后轻笑一声,等着他梦话的下文。
  
  “我不走……别赶我……”
  
  “不会的,我不会赶你的。”
  
  “陪我……”
  
  “求之不得。”
  
    “乐意之至。”
  
  蓝曦臣那句话一直在他耳边响着,江澄脑袋昏昏沉沉的,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想抬手揉揉脸提神,发现自己的手又变回了猫爪子。
  
  ……他看着自己的爪子,叹了口气,拍在自己的猫脸上。
  
  他这是感冒了啊,就区区感冒,都维持不住人形了吗?不过他为什么会感冒啊,哦……昨天好像才淋了一场雨来着,他的体质有这么不堪了吗……
  
  行吧,江澄,不能再宅下去了,你要是再宅下去,就要从英短变橘猫了。
  
  他正想从柔软的被子里挣扎起来的时候,一双手把他捞起来,然后抱在怀里一顿揉。然后揉着揉着,这双手的主人忽然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动作顿了一下。
  
  “阿澄,你是不是发烧了……”蓝曦臣有些担心,低头看看怀里的猫,果然是平时亮晶晶的猫眼现在都半睁不闭,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平时微湿的小鼻子也干干的,一对小巧可爱的猫耳也烫的很,他轻轻捏了捏那对小耳朵,那对耳朵抖了一下。
  
  呼…呼…
  
  这点微小的声音自然也没逃过蓝曦臣的耳朵,他就纳闷起来了,怎么猫还打起呼噜来了。
  
  “阿澄,你体温不对,我带你去兽医那里看……”他想起昨晚的事,又转头问:“去兽医那还是人民医院?”


  “……”江澄恨不得一爪子拍死他。既然都这样了肯定要去兽医那里啊,蓝曦臣难道你不怕被人民医院的医生抓去精神科吗?!
  
  蓝曦臣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抱起江澄,叨叨着:“还是去兽医那里吧,你这样是不是维持不了人形。”
  
  “……”被他说中了,真是不爽。
  
  一路上,蓝曦臣跟老妈子一样数落着:阿澄以后你不要淋雨了,你是只猫怎么能淋雨呢,猫不是怕水吗云云。
  
  我怕水还会每天洗澡吗?
  
  推开宠物店的门,里面的老板也是个兽医,旁边的笼子里的小东西一看见有人进来都兴奋的很,蓝曦臣嘴角挂着笑,但是他现在也没空分心去看别的小动物,他已经有自己的小祖宗了。
  
  “蓝先生?早上好啊。”兽医亲和的打着招呼。
  
  “早上好,医生。”蓝曦臣把猫轻轻的放在桌上,“阿澄他好像发烧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医生也立刻进入主题,伸手摸了摸猫。
  
  “今早发现不对劲的。”这样说来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澄开始发烧的,可能半夜就开始了。
  
  “嗯……不严重,别担心。”医生道,他去拿了个小碟子,倒了些温水,递给蓝曦臣,蓝曦臣会意,哄着江澄喝水。
  
  然后蓝曦臣突然想到今天听到的那点小小的呼噜声:“医生,阿澄他今天还打呼噜。”
  
  “嗯?打呼噜正常啊,就是生病了才打啊。”医生手里捣鼓着药,又兑了点水,递给蓝曦臣,“猫咪平时很少打呼噜的,要么心情好要么生病。”
  
  “是吗……”蓝曦臣俯下来与江澄平视伸手哦摸摸它的头:“阿澄,你现在有没有好点,再喝点。”说着把水递过去,江澄低头吐出小舌头舔了舔,一阵苦涩的味道刺激着他的舌头,惹得他砸吧砸吧嘴。
  
  “噗。”蓝曦臣瞅他这样,被苦到了,心软的揉揉他以示安慰。
  
  “乖,喝完,喝完了才能退烧。”
  
  一声软软的猫叫算是回应了他,医生把药装好,嘱咐他就这点量就够了,回去要是有退烧的迹象也不用吃了,吃多也不好。


  “好的。”蓝曦臣结了账,就抱着江澄离开,修长的手指勾着一小袋药,怀里抱着猫走在街上,江澄感觉好像好点了,在怀里不安分的动了一下。
  
  “还难受吗?”
  
  江澄摇摇头,现在蓝曦臣也知道他真实身份了,他也可以用简单的动作表达他的意思,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
  
  蓝曦臣抱着猫来了公司,今天本来就是要上班的,只不过因为江澄生病了请了短假,完事了还是要去上班。
  
  他刚走进公司门口,前台的服务小姐看着他就微微脸红,他每天路过这里都会礼貌的打声招呼,今天的蓝曦臣,居然抱着猫来上班。
  
  虽然公司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带动物进来,但是公司是人家家里自己开的,自己多嘴也不好,只是蓝曦臣走过来的时候,夸了一下猫漂亮。
  
  又是熟悉的话。
  
  江澄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愤怒了,蓝曦臣也感受不到自己怀里小祖宗的愤怒了,一人一猫无奈,蓝曦臣道:“谢谢了,不过阿澄是公猫。”
  
  “啊?抱歉……”前台的小姐内心道:但猫还是很好看啊。
  
  “没事。”蓝曦臣带着江澄就进了电梯。
  
  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江澄打量了一下,果然跟家里也没什么区别。一样的简素。
  
  他从蓝曦臣怀里跳出来,跃到办公桌上,蓝曦臣也坐下来打开笔记本,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办公室里静的很,江澄看到桌上有一张照片,里面是他的照片,也不知道蓝曦臣什么时候拍的,照片里他正低头吃着东西,然后光线很好,映的他身上的一层短毛看着软绒绒的,拍出来的效果也很棒。
  
  江澄拍拍照片框,蓝曦臣抬头看到,有些不好意思:“阿澄,不好意思啊,这是我偷拍的。”
  
  “……没事。”虽然没变回人形,但是话还是能说的。
 
  “阿澄你这样也能说话吗?”蓝曦臣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孩子一样,“别转移话题,你说说,拍了多少张。”江澄感觉不止桌上这一张这么简单。
  
  “呃……”他掏出手机,点开相册,有一个专属江澄的相册,“我看看……几百张……”
  
  “……你是变态吗?”江澄嫌弃道。
  
  “没办法,阿澄实在是太可爱了。”作为一个专业吸猫人士,手机里怎么能没有自家猫的照片?!这实实在在太说不过去了!
  
  又被蓝曦臣夸了一下,江澄感觉自己需要魏无羡那样的脸皮才能撑得住了。还好猫是不会脸红的。


         敲门声响起,蓝曦臣道了声请进,一个员工拿着账单进来给他,看到猫,“老板,这是你家的猫啊?今天怎么带来了。”
  
  “今天他发烧了,刚带去兽医那回来,就顺道带过来了。”
  
  “这猫比照片上更好看啊。”员工道,“难怪老板你这么喜欢。”喜欢到摆照片出来看。
  
  难得没有人会夸漂亮了,江澄内心感到欣慰。
  
  “这么好看是母猫吧?”
  
  “……”这句话比夸江澄漂亮还恐怖。
  
  蓝曦臣感到势头不对,哈哈道:“谢谢,不过阿澄是公猫。”
  
  “啊?老板,对不起。”
  
  “没事。”蓝曦臣摆摆手,习惯了。
  
  等员工出去之后,江澄不爽,“蓝曦臣,我看着有这么像母猫吗?”
  
  蓝曦臣开始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送命题,怎么办,他要怎么说,自己家的猫好看的过分……
  
  “当然不是,阿澄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从来都没说过你像啊。”蓝曦臣说了一个觉得还ok的回答,又习惯性的伸手摸摸,“果然阿澄你在我就没办法好好工作啊。”
  
  算算从坐下开始他已经瞟眼看江澄很多次了。
  
  “咳,看你的工作,别瞎想。”江澄道。
  
  “是是是,小祖宗。”蓝曦臣可算认真工作了,办公室里窗明几净,落地窗的窗帘大方的拉开着,上午温暖的阳光洒了进来,映着蓝曦臣温润如玉的脸,人安静的看着笔记本,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着,感受到江澄的目光,抬头温和一笑。
  
  真是输给他了。
  
  转动小小的猫身,背过去不看他,但是左右晃动的尾巴出卖了它。
  
  蓝曦臣看他这样,心情好的很,加快了手头上工作的速度,赶紧下班吧,他想带他的猫回去了。

【曦澄】论蓝大宗主追妻的艰辛历程:直男撩不动怎么办?

嗯……就是想看不那么直的泽芜君苦追直男舅舅(目前为止还没追到)的产物。十分傻屌。以及ooc。

笑,都给我笑!!至于后续……我不知道有没有。别问我我就是不知道。想写但是懒得写。没啥想加进去的了,小可爱们你们给点意见不呀?我写进去。。。。当然也是满足一个小可爱的点梗,所以我就很不合时宜【你还知道】的让舅舅直接生病了。当然照顾的描写不多。。。。

泽芜君最近很奇怪。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蓝氏子弟们都看出来了啊!虽然云深不知处不可背后议他人是非吧,但是泽芜君这表现的也未免太过明显了些!

此话怎讲?

就比如泽芜君近日总会寻些稀奇古怪的理由离开姑苏,具体地点从他带回来的东西上可以判断,是云梦没错了。再比如泽芜君身在姑苏给弟子授课的时候,通常会神游天外并且伴随着疑似恋爱的……傻笑。又比如泽芜君总是在寒室借口闭关然后自己念叨一些东西,巡游弟子碍于规训没有上前细听,所以听的不是很清晰,但是总有两个字能听的特别清楚,就好像是故意让他们听到一样。那两个字是“阿澄”。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就以上表现来看,蓝氏的学生们集体感觉自己似乎被除含光君与魏前辈以外的泽芜君喂了一把狗粮,还是和一个不知道性别及身份的人!诶?为什么会出现性别这个词汇?难道就因为含光君的道侣魏前辈是男子就要怀疑泽芜君么!怎么可以呢!泽芜君那么风光霁月的一个人,怎么可以怀疑他!

注意,不经意间被喂狗粮的蓝氏子弟们要划重点了!

泽芜君今日,回姑苏时竟然在怀里抱了一条小奶狗!!!也不知道泽芜君是哪里找来的,那条小奶狗竟然还有点可爱……啊,跑偏了。

这可多亏了魏前辈不在姑苏,与含光君一同除妖斩邪去了,不然,这宁静的云深不知处,可就要变成鸡飞狗跳的大市场了。好在先生未曾发现泽芜君近日的奇怪行径,不然泽芜君怕是也要受些惩戒了。

诶?泽芜君您抱着这奶团子御剑是要去哪儿啊?怎么连歇都不歇您就走了?嗯……看方向好像是……云梦?诶?泽芜君怎么又去云梦了?莫非泽芜君倾慕的那位仙子是云梦江氏的?可……不应当啊?云梦江氏哪有仙子闺名唤作“阿澄”的……

等等!还真有,不过不是仙子,是那位云梦江氏的宗主江澄啊!!

蓝氏子弟们集体觉得,他们可能,接受到了修真界有史以来最大的雷劫。他们堂堂泽芜君,居然,居然,居然!心属云梦那位脾气不甚好的宗主大人啊!!估计泽芜君这趟去云梦,回来要失魂落魄了吧。于是蓝氏子弟齐刷刷的,集体在心中为泽芜君默哀。

(孩子们你们家规都抄好了么就在这里聚众八卦?)


江澄最近心情不好,而且很是烦躁。

就连莲花坞里的弟子们都看出来了。

这种心情烦躁具体表现在平时极为爱狗的宗主大人见了他养的妃妃小爱茉莉都视若无睹以及不顾自己在世家仙子的相亲黑名单上的现状依旧要去相亲的行为还有黑着脸下禁令禁止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蓝涣蓝曦臣踏入云梦地界半分等等等等。哦,当然,其他省略的部分都和蓝宗主有那么千丝万缕的关联。虽然他们宗主嘴硬不承认,但是……大家都懂的都懂的。可是宗主啊,您给泽芜君身份追加这么多,我们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真爱吧?宗主啊,您就别仗着您那性子胡来了,我们都很担心您的终身大事啊!(江澄:再多嘴?试试紫电如何?)

然而江宗主本人对此好像并没有太大的表示,依旧每天雷打不动的不理自己养的狗,然后就是去相亲,再就是夜猎,就好像蓝曦臣这个人完全不能对他造成影响一样……呃,忽略他每天一次的骚扰的话。每到这时候宗主的脸就黑的跟锅底一样,那表情简直像是要把泽芜君给neng死个千八百遍不足惜。

然后这一天云梦子弟又看到泽芜君飘飘如仙一样的到了莲花坞,以他们阻挡不住的态势,拱了拱手并且温声说有要事要与宗主详谈。啊……今天又是不能拒绝泽芜君的一天啊。

喂喂!讲道理诶!不是我们云梦人士抵抗力太弱,是对面的敌人太过强大了吧!你想想看,仙门世家公子排行榜榜首就那么温润的笑着然后还看着你诶!是个人都顶不住吧!真佩服他们家宗主,居然能面不改色的把泽芜君赶出门来……很多次。

然后这一次……

泽芜君大概还是会被赶出来吧……真是可怜泽芜君这么殷勤了。

“说吧蓝曦臣,你又拿来什么东西了。”说完赶紧滚,我还赶去相亲呢。

江澄转了转手上的紫电,低头十分不爽的看着蓝曦臣。仿佛眼前的蓝曦臣跟他有杀妻之仇一样。呃……在江澄眼里,耽误他相亲的蓝曦臣确实是跟他有仇,只不过不是杀妻而已。

“阿……”江澄睨了一眼蓝曦臣,蓝曦臣立马把后面的字咽了回去,顺便改了口:“晚吟。”然后我们的蓝大宗主就‘不经意’间把怀里的小奶狗露了出来,企图看到江澄好一点的脸色,然而事实总是会让他失望的。江澄并没有露出一点点高兴的表情。

江澄的脸色在看到那条小奶狗之后,变得更黑了。蓝曦臣你很可以啊,你到底还是不是姑苏蓝氏的人了啊,你们家刻在骨子里的雅正是被你吃了还是被你泡水里淹了?啊?!你这是上哪儿学的空手套白狼?挺会的哈,投其所好是吧,呵。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兔崽子这么缺德我肯定逮住他喂仙子!

于是某个正跟仙门楷模含光君真·游山玩水,假·除妖斩邪的兔崽子魏无羡很应景的打了个寒战,他旁边的仙门楷模含光君体贴的送上了自己的披风,并且给旁边的道侣输送了点灵力,以免自家道侣身感风寒。

“蓝曦臣我实话跟你说,我是喜欢狗,尤其是那种奶的,但是你不知道莲花坞已经十多年没养过狗了么?你还往这儿带,说吧,这谁教你的,你们蓝家人估计也做不出这事儿来。”

“我……”江澄挑眉,明摆着蓝曦臣不说他就在这儿耗着。反正蓝曦臣这一闹那相亲铁定是没好结果,去了也白去,不如不去。到剩下时间直接跟蓝曦臣杠。行,你不说,你不说可以,我看你能抗到什么时候。

“行了蓝曦臣,我不跟你浪费时间了,你就留这儿好好想想要不要告诉我是谁教你的吧。我去夜猎了,再会。”

被江大宗主领走夜猎的江氏弟子很懵逼,怎么这次宗主大人就把泽芜君留下了?莫非宗主大人终于开窍了?

江澄带队夜猎就没出过问题,然而这次,也不知道是哪个乌鸦嘴说的,还真让他遇上个难缠的,于是我们负责任的领队江大宗主赶走了一群家里弟子,然后就开始跟那凶兽抗。

江澄十分不爽的拔出三毒,剑招照着那凶兽的身上就上,也不管打到几下反正就是打。本来今天就很不爽,很不巧你这凶兽又遇到我,那么很好,拿你消磨一下怒气。然后这只凶兽很倒霉的死在了我们心情不好并且拿凶兽泄愤的江大宗主手上。

江澄擦了擦三毒上的血迹,找条河洗了把脸,算是洗干净了,就御剑回了莲花坞,一到门口放松了,一个不留神就倒了。

江澄这一倒到白白便宜了蓝曦臣,本来听江氏弟子说江澄把他们赶回来自己面对凶兽去了,蓝曦臣担心他就打算赶过去帮忙,结果一出门就碰上江澄晕倒。

于是我们蓝大宗主就十分反客为主的把自个儿心上人用公主抱抱回了莲花坞,并且自然无比的吩咐着莲花坞的下人诸如请郎中备药之类的大家都清楚的事情。

莲花坞的弟子们就很懵,泽芜君您业务咋这么熟悉呢?您咋能把这事儿做的这么理所当然呢?搞得我们留这儿好像很多余啊?泽芜君醒醒啊喂!您是姑苏蓝氏的宗主啊,您不是我们莲花坞的主母好么?!泽芜君您清醒一点!

在莲花坞一众人等惊讶外加无奈的表情下,被泽芜君十分自然的轰出去了。对,就是轰出去的。泽芜君特别自然的说:“蓝某要给阿澄疗伤,不知各位能否回避?”然后他们就被泽芜君轰出来了。

敢问泽芜君,您是哪儿来的自信宗主会接受您给他疗伤啊?再者说了,宗主也不是受伤了他只是风寒而已啊,虽然他为啥风寒这是个问题。而且您就这么亲昵的叫宗主的名字真的好么?算了算了,你们自己的事儿你们自个儿解决去吧,我们还是不跟着掺和了。

此时说要给江澄疗伤的泽芜君正坐在江澄床边,拿着浸湿的毛巾给他擦脸,然后自言自语。

“阿澄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在意你的人担心啊?”

“阿澄……如果我这几日的行为引起你的不适,大不了我不再来云梦了,你何必拼死去和那凶兽斗?你可知我见你昏迷有多焦心?当时我是真想如父亲一般,不顾一切将你带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

“阿澄……我知你厌我,但我有句话必然要说,这句话说出口后,若非有要紧事我不会再来莲花坞了。”

“……阿澄,我心悦你。”

占tag致歉。

预谋开始了√就等远山太太决定啦~嘿嘿 嘿嘿嘿嘿 嘿嘿嘿

【曦澄】猫与猫奴7(完结)

啊啊啊,这章之后就完结啦!【别问我卡文的事儿没有这事儿,嗯。】说真的我写到这儿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放在这儿完结,那么……就这么完结咯!嗯……远山太太那里还有一篇番外啦~算是小后续,满足一下大家吃粮的愿望咯~

说实话这章完结之后我还在密谋另外的东西【密谋不保密,就看远山太太参与不参与啦,嗯……这次我应该不会卡文了,嗯。(心虚.jpg)】

你们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后妈!虽然虐儿砸很爽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的啊,所以我是亲妈!真的!我不虐!我写的可甜了!(虐泽芜君什么的当然是密谋里的东西了嘻嘻嘻嘻嘻嘻)哦,对了,如果,只是如果,嗯,真的是如果,我又有想法了,我可能就会放在忘羡身上了。毕竟羡羡兔什么的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宝啊!

嗯,从一开始提出这个联文其实已经有很久了,只是因为一直有存稿并且我想等到都写完的时候再发出来,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很久,其实到现在……都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一想到他们两个在我笔下生活的很好,很幸福,我就超级开心的。就感觉他们在随着我笔力的增强也在变得越来越好,真的是很开心了。我觉得远山太太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写文真的是很费精力的一件事啊,但是远山太太却能在坚持下来的同时督促我写文,这也是需要很大的热情的啊,所以非常感谢远山太太能一直督促我,毕竟我的写文热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的被磨灭,但是多亏了远山太太还有这么好的曦澄,才让我一直坚持下来。所以接下来的密谋,也请远山太太多多指教了!(希望远山太太真的会答应) @远山.

好了废话说完了,接下来就是见证曦澄在一起的时刻了!

↓↓↓↓↓↓↓↓↓↓↓↓↓↓↓↓↓↓↓↓↓↓↓↓↓↓↓↓↓


江澄这几天感觉自己莫名烦躁,难道是因为蓝曦臣这几天一直在被他那个叔父安排相亲的缘故?

江澄甩了甩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扔出去,看了一眼外面毫无预兆就开始下起来的雨,更为烦躁的从阳台上跳了下来,非常自然的跑到蓝曦臣床上窝着去了。

天气不好也影响心情,虽然本来江澄心情就没多好。外面那雨下的,弄出了很大的噪音,让江澄极为不爽,他睡个觉都不消停!

江澄最后还是认命的闭上了眼,忽略那个随时可能会响的雷声,然后他就在蓝曦臣床上睡着了。

等他再醒的时候发现,蓝曦臣居然还没有回来!蓝曦臣你,你不会是相亲找到女朋友了吧?!居然现在还没回来?

江澄跃下蓝曦臣的床,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被子,毫无愧疚之心的跑到阳台上晒太阳去了。

这鬼天气,明明前一秒还在下雨怎么这么快又阳光明媚了。江澄开窗通风的时候吐槽了一下这个多变的天气,顺带往下看了看蓝曦臣有没有回来过的迹象,然而什么都没有。

江澄郁闷的抬起爪子拍了一下窗户,窝到阳台上晒太阳,默默的思索蓝曦臣真要是带个女人回来他立马就离开他家再也不回来了!

想着想着江澄就舒服的睡着了,毕竟是个猫都无法抵抗温暖阳光的诱惑。

蓝曦臣冒着雨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可差点没把他吓坏了!他家小祖宗怎么就在阳台上睡着了!窗户居然还开着!!蓝曦臣急急忙忙跑到阳台把窗户关好,结果已经来不及了,他家阿澄浑身都被雨淋湿了!心疼的把他家阿澄抱在怀里,去浴室放了点热水调好水温把江澄放进去,准备给江澄洗个热水澡以免他感冒。

江澄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湿哒哒的,一点也不干燥,还有点发冷,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太好,江澄正要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被抱在一个同样湿漉漉的但却很暖的怀里。

是蓝曦臣回来了?江澄迷迷糊糊的想到,然后他就感受到一只手在揉他的头,由于身上湿哒哒的毛都粘在一起了一点也不舒服,导致江澄非常不愿意被人触碰,就算是蓝曦臣都不行。于是他抬起爪子拍了一下那只放在他头上摸来摸去的手。

“阿澄,乖乖洗澡,不然会感冒的。”

原来是在洗澡么?

江澄放缓了思绪,任由蓝曦臣揉搓他身上的毛。

江澄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就算是洗澡,那他怎么会这么迷糊?江澄感受到了身体里流转的灵力,忽然就觉得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事。之前他化形耗去了身上所有的灵力,魏无羡说好像刚化形时要维持人形需要很多灵力,本来之前那次偶然的化形已经消耗了江澄身上所有的灵力,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又感受到灵力了?

蓝曦臣正给他家小祖宗洗澡呢,结果兜里的手机响了,江澄要没空去管了,只听见蓝曦臣和对面的人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忘机,怎么了?唔……钥匙不见了么?好,我去开门。”哦,原来是蓝忘机钥匙丢了啊。

蓝曦臣出去之后,江澄就感受到一阵熟悉的热度传到四肢百骸,这感觉,该不会是……江澄失去意识前就一个想法:遭了。

然而等蓝曦臣回来的时候,他就接受了世界级的惊吓。

谁能告诉他那个躺在地上的猫耳少年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他脖子上还有他给他家阿澄系上的丝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曦臣关门冷静了一会儿,再次推开门,看到的还是那个猫耳少年。

蓝曦臣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可能要崩塌,不是说建国后不允许成精的么?那他眼前这……呃……算什么?

蓝曦臣等了一会儿不见江澄醒来,就让他这么躺在地上也不太好,就扶着他放到床上去了。

蓝曦臣现在很懵,这个人是谁,他家阿澄去哪儿了,他不过是离开了半分钟应该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算了算了,还是等床上那位醒了之后让他解释一下吧。

江澄醒来的时候想起来睡过去之前发生的事,蓝曦臣……好像,看到,他,化形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好尴尬啊!!!就这么个情况他以后还怎么待在蓝曦臣家里啊!说起来蓝曦臣……江澄突然想到蓝曦臣现在的状况,毕竟蓝曦臣可是看见他化形了,这可不是上次那个蓝曦臣喝酒的状况,结果转头就看到蓝曦臣坐在床边,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然后他在蓝曦臣眼中看到了自己,果然…化形了。

“蓝曦……”臣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蓝曦臣给打断了,也是,随便一个正常人看到他化形都这个反应吧。

“你……是阿澄?”

“显而易见,是。”

蓝曦臣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了一眼江澄,他没想到江澄就这么轻易的承认了,本来以为江澄会瞒着他,用什么其他的理由诓他相信呢。

江澄看着蓝曦臣那个眼神,撇了撇嘴,干嘛那个表情,不相信啊?真是,都被你看见了难道我还能骗你你看到的都是幻觉么么?喂喂,蓝曦臣你能不能别一直这个表情看着我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蓝曦臣刚想要继续问下去,结果就被江澄那一声喷嚏打断了,蓝曦臣看了一眼江澄,尴尬的收回目光起身去衣柜拿了衣服递给江澄。

“你先穿着吧,别着凉。”江澄揉了揉鼻子,接过蓝曦臣手里的衣服一件件穿,空出来的时间顺带瞟了一眼蓝曦臣,结果只看到蓝曦臣这人的背影。嘁——都是男的有什么可回避的。

“蓝曦臣。”

“什么事,阿澄?”蓝曦臣依旧背对着江澄,不肯回头,江澄听蓝曦臣那熟悉的称呼,看来是有点接受他就是他养在家的那只英短了。

“转过身来,你背对着我干嘛?难道你以为背对着我再转回来的时候我就还是那只你养的英短么?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养的那只英国短毛猫,就是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的的确确就是那只猫。”

蓝曦臣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江澄,江澄这直男的不行的人居然会从蓝曦臣的眼里看出一点失望。

“蓝曦臣,你……”不至于吧?打击这么大么?好吧好像对正常人来说确实是有点难以接受。

“我没事。”蓝曦臣勉强撑起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对于自己养的猫突然变成人这件事还是有不小的打击的。谁叫他是个猫控呢?

“喂……”你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没事吧!别逞强啊你!

?????蓝曦臣你干嘛?你离我远点!凑这么近干嘛啊!

蓝曦臣突然一脸严肃的凑近江澄,在江澄懵的一批的表情下问了一个问题:“阿澄,既然你可以变成这样,那你为什么会变成猫?还会受伤?”

“我说过,我就是那只猫,随你怎么想。关于那伤,无可奉告。”

“那……你为什么会同意跟我回家?”

“蓝曦臣,你难道不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是你,非要凑到我身边的?”

蓝曦臣听着江澄的话,发现好像他说的没什么错,一开始的确是他,硬要凑到江澄身边的。可……既然这样,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要答应跟他回家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答应他?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我跟我回家?阿澄……别骗我好么?”

江澄看着蓝曦臣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化,从一开始的严肃到现在的莫名其妙有点受伤的表情,干嘛啊蓝曦臣,你这个表情干嘛!我说实话而已啊你干嘛要这个表情!啊……好吧好吧服了你了。

“……因为你。”

江澄说完这句之后就看到蓝曦臣的眼睛里闪着光,跟之前的表情可以说是千差万别。所以蓝曦臣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表情变化这么快你怎么不去川剧变脸呢?

“……那你,还会留下么?”

江澄这次没有很快的回答蓝曦臣,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这就是他一直以来都在想的问题,一旦蓝曦臣知道了一切,他还能心安理得的留在蓝曦臣家么?好像……不能。先不说蓝曦臣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就他现在这个情况好像就不大允许他继续留下。

离开,这是最好的选择。

可……江澄发现,他现在好像不能说走就走了,他好像是,舍不得离开蓝曦臣?

蓝曦臣啊蓝曦臣,我江澄可算是栽在你手上了。江澄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直视蓝曦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回答蓝曦臣:“我也不清楚,但如果你不介意我留在这儿,我想,我会继续留下。”

“所以,蓝曦臣,你希望我留下么?”

蓝曦臣问完之后看江澄没有回答他,以为他不会留下了,可他没想到江澄居然在几分钟之后回答了他的问题。有些愣愣的听完了江澄的话,花了不少时间反应,说来也奇怪,分明平时是个健谈的人,到了现在却连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于是蓝曦臣果断的伸出双手,抱住了眼前的猫耳少年。只属于他的,他的阿澄。

“乐意之至。”蓝曦臣笑道。

……又来?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啊?!行行行,爱咋滴咋滴吧,我撂挑子不干了还不成么。

【曦澄】猫与猫奴6

大家能猜到那个远山太太百用不厌的梗是哪个了嘛?嘻嘻嘻嘻嘻嘻真的,一到他写就有这个梗,还非要我严令禁止他用。emmmm对啦,我依旧在卡文啦【你还有脸说】,我……还是在纠结发刀的问题,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啦……就是不知道小可爱们想不想看了。由于我实在憋不出下文又发不了刀所以可能也许大概,我会发忘羡糖。。。。嗯,只是可能而已。嗯。看情况,真的看情况。毕竟……我要开学了嘛(高三党伤不起啊)

远山.:

  啊更新拖几天,抱歉了各位小可爱……最近魔道的圈子又出事了嘛大家都应该知道的。


       唉不说这么多了,先放更新 ฅ
      
        照常艾特 @君尘


       阳光从素白的窗帘透进来的时候,蓝曦臣才醒过来,头有些疼,不过他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他还没给他的小祖宗准备早餐,都几点了!太阳都出来了!
  
  但是昨晚都发生了什么,昨晚降温了他没关窗吗?怎么一早上起来头这么疼。
  
  不管了,还没准备早餐给阿澄呢。蓝曦臣去简单的洗漱一番,就跑去客厅找猫。
  
  果不其然,江澄在客厅的沙发趴着,蓝曦臣看到了它,正想伸手去摸摸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结果江澄头一扭,就跑了。
  
  对没错,跑了。他家祖宗生气了,蓝曦臣现在超级慌,怎么办,怎么哄,在线等,十万火急。
  
  蓝曦臣轻声道:“阿澄,是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哪错了……江澄不解。
  
  蓝曦臣看它祖宗看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光说有什么用,立刻去拿吃的过来,放进江澄专属的小碗,蹲下来,看着几步远的江澄,“阿澄,过来吃东西,好不好,我错了。”
  
  不敢动不敢动。
  
  “阿澄……”当江澄看见他家铲屎官露出一种名为委屈的表情。
  
  好吧……说起来他确是有点饿了,但是看着蓝曦臣这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不敢动。
  
  他还是艰难的迈出猫爪子,过去,在蓝曦臣眼里看来,是还在生他气不情不愿的表现。
  
  他低头吃了几口,蓝曦臣还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手感真好。


  “阿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会按时起来给你准备早餐的。”
  
  卧槽!结果你居然是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你才一直道歉的?!!
  
  江澄呛了一下,可把某位蓝姓铲屎官吓坏了。
  
  敢情说,蓝曦臣一丁点都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怕不是喝坏脑子了?!
  
  不过不记得也好,可他居然有点点的失落感。
  
  接着,蓝曦臣一句话,吓的他又噎住了,“阿澄,昨晚我好像梦到一个猫耳少年扶着我,感觉跟你很像。”


“不过应该是梦吧。”蓝曦臣摇了摇头,甩去了自己不符合逻辑的猜想,专心喂自家饿了一早上的主子。
  
  ……那不是梦,蓝曦臣,醒醒,也不是幻觉。
  
  正当他愣神之际,一个灰黑色的小脑袋窜进来,吃他的早餐。
  
  呵,魏无羡。
  
  “啊,兔兔,忘机没有给你准备早餐吗?我去给你拿。”说罢还真起来去了,


    江澄:回来!蓝曦臣!!假的!!他只是贪吃啊!!
  
  然后江澄一猫爪子拍在魏无羡的兔脑袋上。
  
  吃什么吃,给你吃了吗?
  
  蓝忘机到客厅的时候,见到这种场景,“兄长,兔子我喂过了。”
  
  “是吗,刚刚它还跑过来跟阿澄抢吃的来着。”
  
  蓝忘机一挑眉,他觉得他需要好好认识一下这只兔子的食量。
  
  然后,蓝曦臣两兄弟今天决定要带它们出门买东西。
  
  蓝曦臣把猫放在副驾驶座,车开的慢了点,怕他家小祖宗晕车,其实江澄不晕,但是没法表达给蓝曦臣。他看着路两旁倒退的景色,估摸着蓝曦臣应该是要去买日用品,这几天他也注意到了沐浴露什么的不够用了。
  
  停了车就进超市,然后一路吸睛。


  因为两个长相一样,神情虽然不同,但是怀里还有一只猫,肩头还窝着一只兔子。实在是叫人……挪不开眼睛啊!!
  
  两人走进沐浴露专区,迎来一个妹子,是个服务员,妹子看到他们的宠物,眼睛都要冒出花来了。
  
  “你,你好……请问您比较喜欢哪种味道的沐浴露……”话是这么说,但是她的眼睛一直看着那只高傲的英国短毛猫,妈耶,怎么这么漂亮。她这么想,也这么说了,然后蓝曦臣能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小祖宗不高兴了,他温声道:“谢谢,不过,阿澄是公猫。”
  
  “啊啊啊?!!不好意思!”妹子立刻涨红了脸。
  
  “没事。”
  
  其实她还想看那只兔子,但是那个小哥哥气场好低……
  
  然后她还是认真工作,给他们介绍起商品来。
  
  蓝曦臣想着,不仅是家里的沐浴露不够了,茶叶也快喝完了,牙刷也该换了,嗯……茶叶的话还要跑去专门的店里买,超市里的可不太好。
  
  江澄伸了伸爪子拍拍蓝曦臣,人家姑娘跟你说话呢,回答一下。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那就挑这个吧。”蓝曦臣选了一个,服务员帮他放进他们的小推车里,然后恋恋不舍的目送他两离开……
  
  然后有几个妹子不知道从哪跑出来,“那两兄弟好养眼啊!小动物好可爱!”
  
  魏无羡趴在蓝湛肩头,非常郁闷。
  
  为什么没有小姐姐凑过来??一定是蓝湛的错。
  
  他看着那些忍不住把目光投给他的小姐姐,然后给她们,单眨了下左眼,抖了抖耳朵。
  
  妹子们,被正中红心。如果不是蓝忘机在那儿,估计妹子们就差一边尖叫一边抱兔子摸兔毛了。
  
  魏无羡满意的看着小姐姐闪着光的表情,然后他一高兴,不安分的动来动去,企图多勾搭几个小姐姐。正巧蓝家两兄弟路过零食专区,结果,魏无羡就这么,一个重心不稳,滑下了蓝忘机的肩头。
  
  噗的一下,掉进了一堆零食里。
  
  江澄:呵,你也有今天。
  
  肩上的兔子一下子就没了影,可把蓝忘机急坏了,蓝曦臣把江澄放在一旁的柜子上,蓝忘机将手伸进零食堆里找,旁边负责贴编码称斤的服务员,走过来:“你们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弟弟养的兔子掉下去了,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蓝曦臣抱歉道。
  
  “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多礼貌多好看的一个小哥哥啊!
  
  服务员帮他们一起找,无奈零食太多,蓝忘机把一部分零食拿起,放到一边,又继续找,半晌他摸到一个绒绒软软的东西,立刻抱出来,果然是自己的兔子。
  
  蓝曦臣看他找到了,对服务员道谢:“谢谢你了,我们帮你把零食放回去吧。”
  
  “不用谢不用谢!”
  
  江澄: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魏无羡:可差点没把老子闷死在里面。


江澄:怎么不直接闷死你呢?
  
  发生了这么一出,蓝忘机也不敢把它放肩头了,跟蓝曦臣一样把它抱在怀里,小心翼翼护着。
  
  花了两个多小时,该去的地方该买的东西都搞定了之后,就回家去了。
  
  晚上,照例晚饭过后蓝曦臣抱着猫给它洗澡,然后洗完了准备擦毛的时候,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响了,江澄扭头看看是谁,看到叔父两个字,然后手机就被一只手拿起来接听了。
  
  蓝曦臣一手接电话,一手用毛巾给江澄擦毛,江澄想听一下蓝曦臣跟那边的人说什么,但是只听见蓝曦臣嗯着回答,然后有些不愿意,像是回绝什么事情一样,最后还是一脸为难的同意下来了。


  他放下手机,认真的给江澄擦毛,然后惆怅道:“阿澄,叔父给我安排相亲,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去。”
  
  什么?相亲?不可以!
  
  江澄听了瞬间炸毛,蓝曦臣看它这样,笑到:“阿澄,你也不同意我去吗?”
  
  “但是呢,叔父那边很难说话。”他有些郁闷。
  
  ……等等,蓝曦臣相亲自己激动个什么劲?
  
  可是想想以后家里要是多了个女人,还整天屁事一堆,好像也不太好。
  
  三天后,蓝曦臣只是简单的穿了套日常服,就准备出门了。
  
  江澄跟在后面,喵喵两声,蓝曦臣回头蹲下:“怎么了吗,阿澄,我今天要出门一下,你在家等我好不好。”
  
  不好,我也要去。
  
  江澄直接跳起来,扑到他怀里,爪子扒了扒蓝曦臣的衣服领子,蓝曦臣会意,抱起来就出门。
  
  相亲也就无非吃点东西见个面,聊得来就在一起了,单单就这点,蓝曦臣就简直是开挂了!蓝曦臣跟谁都聊得来。
  
  江澄觉得不能就这么便宜那个女人。
  
  到了地方,入座点东西,对方还没来,江澄也在桌子上,看着蓝曦臣百般无聊的玩手机刷微博。
  
  大概10分钟,一个身边浅色连衣裙的女生走了过来,礼貌的确认了一下是不是自己相亲对象,就坐了下来。
  
  江澄瞪着那个女生。
  
  其实,一双圆大闪亮的猫眼,瞪大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蓝先生……这只猫好可爱!!”女生忍不住赞道,“是你养的啊?好漂亮!”
  
  噢我的天,每个女生都要这么说吗?江澄内心复杂。
  
  蓝曦臣笑道:“谢谢,不过阿澄是公猫。”


  似曾相识的历史。
  
  “……啊?抱歉,小猫猫,给我摸摸好不好?”说着就伸手出去,江澄不爽的一爪子拍开。


     呵,果然跟来没错,这女人一看就屁事儿一堆。
  
  “阿澄比较认生。”蓝曦臣打圆场道,他发现了,好像江澄都不怎么喜欢说他漂亮的女生。


  “好吧。”女生一脸遗憾,然后开始跟蓝曦臣畅天谈地,聊的都是养猫方面的。这妹子也是个十足的猫控,只是自己家的那只太闹了,很难带出门。
  
  江澄:女人,你以为从我这边套近乎就有用吗?
  
  “蓝先生,我觉得猫咪要经常陪着才好,我家那只就很闹,养了3个月了都还没跟我熟。”女生道,她也非常着急啊,这让一个猫控人士不能吸猫,简直想死。
  
  “嗯。”蓝曦臣赞同她的想法,“那陈小姐你是不是很少抽时间陪它?”
  
  “倒也不是,我是作家,每天基本都在家,但还是很难跟巧巧熟起来。”
  
  “不如多买点东西给它吃,然后用它喜欢吃的跟它熟悉一下。”蓝曦臣给了点建议,当初他也是这么做的,买了一堆,然后记住了江澄的喜好。
  
  江澄听了这两人聊了半天,非常不高兴,起身动了一下就碰倒了蓝曦臣的饮料,眼看着那杯子要倒了,女生立刻手快扶住,不然滚烫的咖啡要是倒出来了,那可不太好。
  
  蓝曦臣把猫抱进怀里,以为他受惊吓了,给它顺毛,然后对面前的人道谢,然后又继续聊。
  
  江澄一口啃在蓝曦臣的手腕上,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也正巧,女生接了个电话说有事要走了,蓝曦臣结了账,抱着江澄回去。
  
  “阿澄,不喜欢这个女孩子吗?”
  
  难道你喜欢她?江澄内心道。
  
  “其实我也不喜欢,最多可以当朋友。叔父那边还是好好说一下才行。”蓝曦臣感慨道。
  
  算你识相。

小可爱们其实吧我卡文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我如果发刀了你们会不会不喜欢啊……毕竟一开始我说不会发刀的怂的不敢说…还是要问一问的。嗯。所以,小可爱们你们跟我说一说,我发刀的话……你们会不会不喜欢呀?